幕间 ……真白与堇(1 / 2)

「卷贝海鼠。这是真白的另一个名字」

伴随着决意说出的这句话,于这寂静当中,只有硿—,砰—的鹿威的声音铭刻着时间。

(译注:鹿威,利用水力自动发出声音的一种装置。通常由竹子制成,轴心在竹筒中部,竹筒为空时开口朝上,可接泉水,水满后竹筒翻转将水倒出复位到原位置时竹筒底部敲打石头发出清脆优雅的响声。)

在这个地方,我,影石堇,与我的学生月之森真白两人独处。

丝毫灯光都没有的影石邸中,广阔的日本庭园,射入室内的月光照在她浅色的头发上,加上充满透明感的眼瞳,夺取了我的视线。如果是平常的话肯定会说「好阔爱!」「想抱抱!」之类的伽倪爱(式部语。是堪比古希腊神话中宙斯对于美少年伽倪墨得斯一样的爱,的意思),但是这个时候就算是我也认真起来了。

(译注:宙斯偶然见到名为伽倪墨得斯的美少年,对他一见钟情,于是化作老鹰把他抓到天上去当自己的男宠了)

话说小真白,突然说些什么呢?这发言太过超出预想了。明明不是恋爱喜剧的主角却还是变得想回问「诶,什么?」就是了。

(译注:这里就是说大部分恋爱喜剧的钝感系主人公,在女角表达心意时总会理解不了,这个意思)

话说,不对不对不对本来就不可能的吧这!因为——……。

「讨,讨厌,不许用奇怪的玩笑戏弄老师哟。卷贝海鼠老师是男人啊,不可能的吧」

「不是骗人。现在就让你看看证据」

拿住手机后用JK特有的高速点击来打开app之后,小真白悄悄地把晶莹的嘴唇靠近。

嘟噜噜,嘟噜噜。

「啊啦?我的手机……这,诶?」

通过LIME的通话功能打来电话的是,——卷贝海鼠。

咚咚,地心脏跳动着。咚咚——咚咚——速度加快着。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诶,等下,那就是说,真的?不不有可能是偶然。

不对等一下。本来就从阿明他们那里听说小真白和担当编辑一起住在旅馆里。挑战新人赏的原稿被卷贝海鼠老师的担当编辑发现了,是这么说过。仔细考虑一下如果小真白=卷贝海鼠老师的话,一切都说得通了。不得不说得通了。

怎么会……卷贝海鼠老师,就是小真白什么的。怎么会。这样——……。

用颤动的指尖按下了「通话」键。

「你,你好?」

「您推荐的百合动漫,很不错呢。紫式部老师」

『您推荐的百合动漫,很不错呢。紫式部老师』

从面前听到的,女孩子的声音与。

稍微有些延迟的,从手机里听到的青年的声音。

这两句台词,虽然音质有些差别,但是口吻与腔调完全一致。

「『可以相信我了吗?』」

时时因为各种适当的理由突然召开的《5楼同盟》饮酒会。以很忙为理由一次也没有出面,仅仅是以男性的声音参加的畅销作家的声音确实传了出来。

「变声器……。怎么会……那么实际上小真白是,卷贝海鼠老师……?」

「『都展现在你的面前了,还在用疑问句吗?』」

「因为很难相信,也不想去相信,所以哪有那么容易就能接受啊!」

公认地心说是错误的也花费了千年以上的嘛!

「『不想相信……吗。果然,不肯原谅我呢……』」

「当然的吧!这么过分的背叛!」

「『哈哈。要说到这种地步吗。确实做好了一定程度的觉悟,但是被面对面责备……还是会有些伤心啊……』」

就算让她很难过但唯独这点不可原谅。

小真白是卷贝海鼠老师?并不是成年的男性而是现役的JK?这样……这样……这样……!

「『AKI×海鼠』竟然是普通的异性配偶可是大炎上的背叛啊!?」

「『哈?』」

对于我的灵魂质问,真白的反应极其简单。

总觉得她好像惊呆了,但是根据我的教义来说必须要强调一下这一点。

「不过,当然了,NL(nomallove)也是可以的哟?男女老少,我可是全种类都可以爱的哦。但是,本来是BL(boylove)却要重新解释的话就算能称得上柔软度S级也很费时间所以——」

「等等等,等一下」

『等等整,吱Y——下……嘎……!!』

「杂音!?」

变音器乱了就是心乱了。

焦急地用着不宜变换的声域说着话的小真白,烦躁地关上了app。

「生,生气的点是那个吗?本来知道很多《5楼同盟》的事,但是却装作不知道来接近你们……明明做了这样,恶心的事」

「不啊,除了解释起来不同以外没有别的问题吧」

说什么呢,这孩子。

很在意的学生是《5楼同盟》的同伴,而且性别也不一样,听到后确实会很吃惊,但是被这样骗了也不可能会觉得恶心。

「倒不如说转换一下想法的话男装美少女也有其美味哦?会有这种感觉的。而且虽然坚称不是男同就不行但是在百分之一秒之内就可以把大脑改造成普通情侣厨可是我的特殊技能哦」

「……噗。啊哈哈。什么啊,头一次听说这种。笨蛋嘛?」

「过分!就算这样我也是高学历的哦!?」

「和学历什么的没—关系哟。真是的,真的……式部还是式部呢」

如同紧绷的气球爆炸了般的笑容,小真白用着能够感受到卷贝海鼠的男性口调说着话,耸了耸肩。

就这样进行着对话,啊啊,月之森真白=卷贝海鼠是真的啊,像这样逐渐熟悉着。

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偶然,心情变得暖洋洋的同时,如同揉粘土一样揉了揉她的脸蛋。

「嗯妮……不要玩。真白的脸颊,不是玩具」

「哈!抱歉,因为很感慨不由自主了!」

「就算同样是女性性骚扰也是成立的。如果不注意的话会成为逮捕案件哟」

「诶,这也是性骚扰!?」

「不明白女人心的混蛋教师,会在SNS上炎上的所以好好注意一下」

感到了现实的威胁所以打算将其铭记在心。捏捏。在松手之前惋惜地最后捏了捏。不过真白在紧紧盯着我看所以率直地松开了手。

「呀—但是,只通过SNS确实看不出来的呢」

「……确实是。已经做好随时会暴露的准备,但是完全没有被注意到啊。是不是谁都对真白不感兴趣啊……」

「唔—嗯,有些消极呢。也不是不可能啊,因为印象上的差距太大了」

「你觉得卷贝海鼠是什么样的啊」

「用一句话说就是人上人!最佳销售量的天才作家,积极地投身于世界的强者!就算只用LIME通话也掩盖不住的智慧!当真是进于业界最先端的时代的宠儿——」

「~~~~!等下stop!已,已经够了……!」

将卷贝海鼠的印象装填,装填,装填,如同机枪一般的我,被真白急忙制止住了。

哇哦,是在害羞嘛?变得通红了超—可—爱—!

「但是一句客套话都没有哦?」

「所,所以说不要了。真白,不是那么出色的人……」

「自我评价蛮低的呢。卷贝海鼠老师,真的真的很尊敬啊—」

想起了在LIME的《5楼同盟》群里聊天的日常。

将自己的性癖与有趣感注入到作品中,堂堂地进行创作活动的职业作家。她的样子……。

「对于在教师与插图作家间摇摆不定的我,实在是太过耀眼了呢。我在悄悄地憧憬着哟?并不是过去式的憧憬,而是现在进行时的-」

「所,所以说不要这样。是想要捧杀真白还是干什么吗……!」

「还有呢—。……呼呼-没想到抱着烦恼而转校来的女生,竟然是那个卷贝海鼠老师」

「唔咕……期,期待落空了真抱歉……」

「所以说并不是在责备你啊!真是的~,在LIME上明明那么自信但是现实中却自我肯定感为0什么的反差是想要萌杀掉我吗~?」

「等下……哇噗……!」

没有自信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下意识地抱紧了她,摸了摸她的头。

在我怀中害羞的样子一切都是那么可爱。

「但是真的是晴天霹雳啊。阿明是知道这事才让小真白接近《5楼同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