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1 / 2)

春日里的某一天,迟开的樱花盛放。

「旭……」

新看起来很痛苦,但仍微笑呼唤我的名字。

「笑一下……旭,我最喜欢看……旭的笑容……」

「新!新!」

「笑一下嘛……旭……」

我拚命擦拭眼泪,对他微笑,新才像放心似地……失去意识。

除了家人之外,其他人请离开房间──在医生催促下走出病房的我,见到被新的妈妈叫来的奏多和深雪。

「旭……」

「我……我……」

「没事了!没事了!」

深雪带著我到旁边的椅子坐,这里离病房有段距离。

「我……我……」

「旭……」

「我没办法好好对他笑!明明新要我笑的……我却没办法做好……」

「不要紧的!旭一定做得很好!所以……」

「呜哇啊啊啊啊啊!」

深雪拚命抱住大声哭叫的我。我攀在为我温柔拍背的深雪身上,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在我们身边的奏多望向病房,脸上写满了不甘。

──不知道经过多久。

「旭。」

新的母亲喊了我的名字,我们走向病房。

躺在那里的新……和刚才判若两人,身上接满各种维持生命的管线。

「新……」

「……」

新什么都不说。

什么都不能说了。

我拚命地想把心意告诉这样的新。

「新……我很幸福喔……和新一起度过的日子非常幸福。谢谢你──给了我如此珍贵的时光。」

「旭……」

「我最喜欢你了,今后也是……永远都是……」

我对新露出笑容。

这不是强颜欢笑。

也不是流著眼泪的悲哀笑容。

是新说过他最喜欢的笑容,装满我对新的情感。

「……」

瞬间,我看见新眼角滚落泪珠。

接著──

哔────────

病房里,响起冰冷的机械音。

◆◆◆

我用力阖上日记本。

「结束了……」

已经不再流泪。

并不是不悲伤。

也不是不痛苦。

即使如此,现在我一个人在这里。

「新……」

在过去改变后,我们继续共度了许多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