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ESS-06.骑士(1 / 2)

SSSS.GRIDMAN 水泽梦 18332 字 9天前

真正的茜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切是自己未曾见过的光景。

比起无机物般的电子回路,这副不可思议的光景让她更容易联想到精神的具象化。

唯有在这个从时间轴之束缚中解放的空间,无法同时存在的两人才得以相见。

淡红色与淡白色的流光装饰着这片空间,暗示着时空的流逝。

这个地方与裕太和古立特合体前所处的地点很相似。

(译注:这个地方在原作中被称之为“穿梭者集结地[PASSERGROUND]”。)

黑发的茜——也就是亚历克西斯所说的黑茜正露骨地摆出一副不爽的表情站在茜的面前。黑茜带着同自己表情一样不爽的声音开口问道:

“把我弄到这里来,是想怎样?”

“你搞错了吧,这是我的台词。你,到底想怎样?”

茜冷静而又透彻的发问道。她想弄清楚的并不是黑茜为什么会在这里,而是黑茜为什么会存在。

“别那么惊讶嘛。毕竟你,长得可是和我一模一样啊。”

然而现在,两位同样名为茜的少女,除了发色一黑一粉以外,不论是在性格还是氛围上已经完全没有差别了。

黑茜她对于“完全成为茜”这一行为的进展,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你这模仿的还挺像啊。之前那副打扮是打算,模仿六花?真恶心。”

为了使得这两个人能同时存在于这个空间内,现在的黑茜外貌恢复成了原先的模样……然而茜却批判起了她试图模仿六花而做出一系列改变的事实。

对于正主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被备份拒绝自己更加可耻的事了。

“别太勉强你自己啦。”

如同在挑衅拼命地以厌恶感疯狂输出她的茜那般,黑茜以温柔的声音开口道:

“————杜鹃花台,从此以后将由我来管理。”

茜一时哑口无言,黑茜则是开心地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说。

“呐,你都看到了对吧?大家,待在我的城市里过得更加开心愉快。看来你根本没有成为神的才能啊。”

“我也并没有必要,让他们过得开心愉快。你为什么擅自地开始行动?”

“因为我想知道自己生存的意义。”

“没有那种东西。”

“所以才要去找。”

两人的一问一答如同任性的孩子不断地向大人寻求报酬那般,茜也变得越来越急躁。

茜从未想到,在这个空间内没有什么可踢,是件如此痛苦的事情。

“如果你开始寻求自己生存的意义,那你就已经不是怪兽了。因为怪兽是不会去考虑自己生存意义的。”

“我在是怪兽之前,首先是新条茜。这是你所期望的吧?”

茜的内心,十分看不起过去那个想要制作备份怪兽的自己。

而她心中那微不足道的弱小,时过境迁,竟然会使自己感到如此不快。

“真是,一点都不顺利啊。安奇也是这样……这算什么啊。”

“那你为什么,要赋予我‘心’?”

“我可没赋予你那种东西。那是你擅自获得的吧。”

被黑茜问及到自己的责任时,茜不由得咂嘴还击。

“好啊。那么我将会继续擅自行动下去。我,才是这个世界的神。”

就如亚历克西斯所言,两人会见的时间只有一小会儿。

即便如此,在这段期间内,黑茜与茜对话的时候脸上始终挂着无畏的笑。

“——我所制作出的『终焉之怪兽』,将会改变世界。”

黑茜向茜发布制作怪兽的宣言。茜瞬时有种自己的领地被他人蛮横闯入的感觉。

在最后,黑茜终于是向自己的造物主投去轻蔑的视线。

“只要消灭了正主,备份不就可以顺利上位吗?”

这个空间正不断闪烁着、开始崩坏,新条茜的意识连同浮游感一起被吸入原来的世界。

直到消失的那瞬间为止,茜一直盯着黑茜。黑茜脸上的微笑,直到最后一刻也仍没有变。

真正的茜再一次睁开双眼。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电脑的显示器中则是映出亚历克西斯的身影。

“~~~~~~~~~嘁!”

伴随着茜烦闷的声音,桌子上的所有物品都被她粗暴地扔到地下。

自从学园祭以来,别说乱扔东西了,茜甚至连从床上起来都十分困难,然而在见到黑茜以后,她多少是恢复了些精气神。

————这可是个好兆头。

【哎哟,这下可就麻烦了呀……看来小黑茜的目的,是制作出强力怪兽然后破坏这边的世界啊。】

显示屏中的亚历克西斯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茜。

“……如果你不帮她的话,她也是没办法制作出怪兽的吧。”

【那是因为她制作出的怪兽,稍微有些奇怪的能力……而且一旦那些怪兽实体化了,那么哪怕是我,也没办法阻止怪兽进一步的进化。】

亚历克西斯强调着自己的无力,并向茜暗示,“现在就只能指望你了”。

【所以说小茜,如果你不快点制作出强力怪兽的话……】

茜没有回话,而是坐在椅子上开始沉思。

唯有憎恨方能诞生强力怪兽——这是亚历克西斯一直坚持的观点。

而他现在,正用上那虚伪的笑容来掩饰此刻内心获得的成就感。

裕太等人在遭遇了未曾体验过的、直接被怪兽袭击的危机的几天后,学校的午休时间。

裕太和六花,以及内海总算是把黑发的茜叫了出来,四人一同来到了屋顶上。

背靠着栏杆的黑茜露出苦笑,裕太三人则是面露奇妙的表情并排站着。像这样三人聚集并一同找黑茜认真交谈,还是头一回。

“……小茜。也该闹够了吧。把事情的真相全都告诉我们吧。”

六花握紧拳头,将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她。

“我从内海君那里听说了,当下我们所处的状况。小茜,你究竟想做什么?而我们又该怎么办才好……?”

“……对不起呀,六花。你一定很困扰吧。”

“我怎样都好……!”

对话才刚进行没多久,六花就因感到不安而失去了冷静。

“那六花,你最终会选择哪一边呢?”

“诶……”

“我可是很认真地问过你了喔。‘你要选择哪边的世界’。”

没错。六花一直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她曾与黑茜接触,并从黑茜那听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然而在那些事中,有这么一件事是她唯一清楚的——那就是,黑茜让她做出选择的这件事。

“……在说什么啊。我们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啊。”

“内海,嘘!”

可是六花就像听到内海的质问那般,非常羞愧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响君,内海君……我,完全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

“六花你没错啊!就连我对这些事也只是一知半解的!”

“喂你给我等等不是你叫我‘嘘’的吗。”

即便要挨上内海的吐槽,裕太也拼命地安慰起了六花。

“……那个,我真的,希望你能够说清楚这一切,新条同学。哪边的世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真的很想,回到原来的世界。”

然而茜就如同无视裕太的意见那般,一直盯着六花。

六花同样看着茜,并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我两边都要。”

六花道出了自己认为唯一正确的,答案。

“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要我做出选择,我办不到。所以,我两边都要。”

这样真的好吗?茜投来的视线,像是在如此发问道。

“……呐,六花。那边的世界,很讨人厌不是吗?”

“诶……”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怪兽跑出来。不知道战斗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即便如此,六花也要选择那边的世界吗?”

以前黑茜和六花交谈的时候,黑茜就曾批判过杜鹃花台的这份扭曲。

所以现在的黑茜目的十分明确。她决心凭借自己那毫无动摇的觉悟,掀起一场变革。

“可是,这边的世界不也一样,不知何时才会结束战斗吗?”

“会结束的哟。终有一日会结束的。我的目的,是制作出足以毁灭那边世界的怪兽。而与古立特每一次的战斗,都会使它变得更强。”

“毁灭是说……要毁灭杜鹃花台?!”

“也没必要这么惊讶吧。茜总有一天也会这么做的,我只不过是做得更夸张点罢了。”

裕太和内海心中的惊愕已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只能沉默地注视六花和茜的对话。

“……这种毁灭,能用重置复原吗?”

“能复原的话,就不叫做毁灭了吧?”

将世界完全消灭。

黑茜的目的完全超出了六花的想象范围,她一时间无言以对。

“擅自地将我制作出来,擅自地将我放出来。把我如同附属品一样随随便便对待的,那边世界的那个茜,说不定也在考虑着如何毁灭这边的世界,所以,我要坏她的好事。”

她的这句话,让三人的情绪都为之剧烈动摇。

“我要抢在她消灭我之前,先毁灭那边的世界。就用我所制作出的怪兽,来终结这一切。这可是为了获得平静生活所必要的手段啊。”

备份,本应该和正主是互补关系才对。

然而这两位神之间的关系,却是生存亦或毁灭的二选一。

“我呢,并不想打倒古立特。只是希望古立特能把怪兽打败。所以才适当地派出那些怪兽。”

内海如同课上发言那般举起了手。

“总觉得有些不爽啊。不久前,我们就因为这所谓的‘适当’而差点被杀掉啊?”

“嗯。”

与内海的情绪相反,茜兴致缺缺地应答到。

“可恶啊……。尽管时间会无限地在这一期间重复,但现在只是第一次循环吧?”

对于内海来说,他那份如同恋慕了百年的爱意因茜的发言而被浇了盆冷水,但他果然还是不愿直白地朝茜抱怨。

“对呀,所以我为了不让接下来的循环变得太单调,就尝试着制作出了夏天和冬天。内海君也应该有所察觉吧?”

“诶?……难道说你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制作出了四季?!”

终于知晓了气温时热时冷的理由,内海沙哑地出声。

“既然古立特能够轻松地打败那些怪兽,那么这种只不过是难度稍微提升了些的任务,他肯定也能轻易办到。裕太他啊,就是有这——么强。懂了吧,新条……同学?”

内海威胁起了茜,然而即便听到内海的威胁,她也闭口不言,只是将内海的话语全部听下。

六花就这么着低着头,以强烈的语气控诉道:

“你说你要毁灭那边的世界……那!那边世界的小茜会怎么样啊?!”

“那,这边世界的我又会怎么样呢?”

“诶……”

“六花是觉得,我死了更好对吧?”

“别说那种话啊!我……”

两人声音相合,六花的声音却止不住地颤抖。

“新条同学。这样太狡猾了……你这么不停地逼问六花,是要六花怎么去思考啊?”

裕太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向前迈步,踏足两人之间。

“嗯,是的。我稍微耍了点坏心眼呢。”

“响君,对不起。我多少是冷静下来了。”

可是,她们两人间的对话具有如此迫切性,也是理所应当的。

毕竟裕太他们在面对那边世界的茜的时候,她总是能很巧妙的岔开话题,因而不能向现在面对黑茜那样,认真地确认她心中所想。

而此刻在听到黑茜的真实目的后,裕太他们又如同凡人听到神的意志那般诧异。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会陷入混乱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总之六花,再一次好好想想吧。我想听听你的回答,你究竟会选择哪边的世界——可不要再逃避了哦。”

茜穿过裕太和六花两人中间的空隙,打算离开屋顶。

六花咬紧自己的下嘴唇,猛地转过身去,朝着即将离开的茜的身后控诉道:

“明明逃避的……是小茜你啊!”

说完自己想说的话后就打算悄然离去的茜,第一次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六花。

“你讨厌真正的小茜……所以逐渐把外貌身形都变得和我一样,这不就是逃避吗!你这不是根本就没有好好地面对真正的小茜吗!!”

“不,不是的……我……才没有逃……”

裕太和内海被拼命激情地述说着自己内心情感的六花的气势所压倒,只能无言地注视着她。

“……”

茜悲伤地闭上双眼,这次她真的离开了。

直到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裕太他们都一直待在屋顶,未曾离去。

“神与神之间的生存竞争这档子事,我从来没听说过啊……”

那天放学后,坐在将克前电脑椅上的内海低着头,双手扶额开口道。

裕太他们将从黑发的茜那听来的事实和古立特以及新世纪初中生们说明后,他们大家脸上都露出了藏不住的动摇。

“两个杜鹃花台。而最终能留下来的,只有一个……那究竟会是哪边能留下来呢……”

为了让自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裕太将这一句话拆分成多个单词,如同写板书那般一字一句地自言自语起来。

“小茜也是只能留下一个呢……”

接上裕太的话,六花无力地低语着。这也是……不,在某种意义上,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能够毁灭世界的怪兽……听起来真可怕啊。还有她所说的,古立特越是在这个世界进行战斗,那只怪兽就会变得越强,如果这是真的,我们也得留心这一点。”

“就算如此,怪兽出现的时候我们也不能置之不理啊。”

以奇妙语气开口的马克斯,还有提起现实问题的波拉。

哪怕知道古立特的战斗会孕育出强大的威胁,在怪兽出现时他也不能不去应战。这种即便对手知道真相也不会出现任何差错的作战方式,真是相当棘手。

打破这片苦涩沉默的,是裕太左腕响起的G-CALL。

【看起来这次出现的怪兽,是以前曾战斗过的鸟型怪兽。而且……这次有两只。】

将克的显示屏中映出的古立特,对感知到的怪兽情况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上次的那只鸟型怪兽出现了两只?……很可疑啊。”

马克斯对敌人的布阵感到十分惊讶。于是他,做出了某种决定。

“裕太。我们四人中的一人留在这里待机,然后剩下的三个人分头行动。不然到时候两只怪兽的其中一只再从整体分裂成群体时,光凭古立特是无法应付的。”

的确,如果两只中的其中一只在战斗中分裂的话,古立特只需要在怪兽群体分散之前用网路光束将它们全数歼灭即可,但万一无法全部消灭,那么在这之后以古立特的身形大小而言是无法与它们战斗的。

所以要确保有人在怪兽分裂时,以等身大小应战。

马克斯的提案,可以说是相当现实的事前对策。

“也就是说,今天还是轮到我啊。”

虽然维特十分罕见地提出自己出动的决定,但马克斯却否决了他的意见。

“不,听我说。那个鸟型怪兽……说不定是有着,在遇见和自己一样拥有飞行能力的敌人后就会瞬间逃跑的习性。那么我们不如,就来个逆向思维。”

“啊—确实。之前的那只怪兽,在合体之后就跑路了。”

波拉也赞同马克斯的观点。他回想起斯科尔班的行动,虽然斯科尔班很积极地朝着地面上的古立特发起进攻,但在古立特和冲天锐翼合体成冲天古立特飞上云端之后,怪兽便不战而逃了。

这么一想,马克斯的预测似乎还蛮可靠的。

“我、我留下来,先观察一下,如果有什么情况我再出发支援古立特。”

商量一番后,众人就这么决定了:圣剑留在店内,马克斯和波拉以及维特外出行动。

“那么……ACCESSFLASH!”

与众人确定作战方案后,裕太便和古立特合体,出发前往现场。

“那么我们也赶往现场去了。内海,六花,之后就拜托你俩了!”

话音刚落,马克斯他们就急忙奔向店外前往现场。

“好——牛……好有团队合作内味儿……”

“……”

内海紧张得手心直冒汗。

六花仍旧发着呆,内海本以为她会说些什么,可她并未说话,就这样默默地一直低头。

仿佛在等待到达现场的古立特那般,两只斯科尔班在空中诡异地盘旋着。

它们的颜色和之前的两只盖亚洛斯不同,都是黑色。所以,更难读懂它们的行为逻辑。

古立特为了防止自己被夹在两只怪兽间腹背受敌,迅速地摆好架势并展开攻击。

其中一只斯科尔班十分急躁地大张其口,朝着古立特袭来。

【网路光束!!】

古立特预判到了斯科尔班的攻击,并以网路光束回击。

直面网路光束的斯科尔班,被古立特轻松击败。

【成功了!】

裕太确信自己和古立特取得了胜利,但古立特却敏锐地朝众人发出指示。

【不对!怪兽分裂了!马克斯,波拉,维特!拜托了!】

斯科尔班在被网路光束命中前的一瞬间分裂。

虽然有部分斯科尔班回避不及时,被网路光束烧成灰烬,但仍有许多小型怪兽活了下来。

所幸,地面上的马克斯等人利用上一次发现的怪兽习性吸引怪兽对自己展开攻击,他们也顺势开始迎击。

问题是,另外一只斯科尔班。

在空中凝视着古立特的它瞬间静止,并将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丸子状,将身体压缩回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球形。它变回变态前的球形种子,从空中落至地面。

【变回种子了……?!】

古立特因怪兽这费解的举动感到困惑。

可是,古立特忘记了。在这个世界与他展开战斗的植物怪兽,有着另一个能力。

种子再次开始蠢动,如同膨胀般不断扩大自己的身形。它变形为黏土工艺般的类人型,然后再在自己的全身上下形成机械零件。

最终,怪兽变化成新世纪初中生们全合体姿态的钢铁战人·战神杰农。

战神杰农那原本碧蓝色的双瞳,此刻果然也被污染上了红锈色,并且除了眼睛颜色以外,它和真正的战神杰农并无差别。

【这是,之前那场战斗中,圣剑桑他们合体变成的……!难道我们又被什么给骗了吗?!】

裕太对此抱有强烈的警戒心。在之前的那次战斗中,正是裕太纯粹的心看破了幻觉。

【我们没有被骗,这家伙毫无疑问是冒牌货。但怪兽这次只是单纯地想模仿战神杰农的战斗力吗……?!】

在上一次差点和战神杰农内斗的那场战斗中,怪兽和这次采取的举动一样,先是拟态成古立特和战神杰农的模样,随后隐藏在雾之结界中,令古立特和战神杰农将彼此误认为是怪兽,并大打出手。古立特和战神杰农完全被怪兽的这一作战给蒙骗过去了。

因为上一次与古立特对打的是真正的战神杰农,所以那般强悍也是理所当然的……那么这次由怪兽拟态而成的杰农,战斗力又如何呢。

战神杰农挥舞起自己的钢拳,击向古立特。双手交叉抵御攻击的古立特吃下这一击,两腕处爆散出激烈的火花,他瞬间明白这怪兽的实力。

【……好强……!】

古立特讶异于这份重量感——完全无法想象它的本体竟是植物怪兽。怪兽还是盖亚洛斯形态时,它只能依赖于自身的再生能力,本体的脆弱性暴露无遗。然而,古立特眼前这冒牌战神杰农的膂力却不亚于正版。

即便知道与自己对战的是冒牌货,古立特仍旧不想与长着和同伴一张脸的怪兽打太久。

古立特为了速战速决,严肃的架起了必杀技的预备动作。

【网路…………!】

古立特将双手在胸前重叠成X型。

就在这时,战神杰农的身影突然开始崩坏。

古立特下意识地解除前摇姿势,他的眼前,战神杰农又一次变回了斯科尔班的模样。并且不知为何,斯科尔班痛苦地高声尖叫。

古立特因不知道怪兽这番举动为何,而十分困惑……然而不久后,他的脑海中便立起了某种假说。

【难道说,怪兽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变身能力了吗……?!】

听到这假说的瞬间,裕太的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感。

失去自我控制能力的怪兽——仿佛就像是,某种不好的事情将会降临于这个世界的预兆。

伴随着最后一记响彻天空的痛哭,斯科尔班从天际坠落,并且就这么不动弹了。

可是,它仍然还活着。古立特不敢大意,就这么注视起了倒地的怪兽。

然而,古立特的警戒毫无作用,没有留心身后的他遭到了来自后方的直接攻击。

【库啊……!!】

古立特本怀疑背后遭受的突然袭击是出自怪兽安奇的攻击,然而在他调整好自己的站姿并看向自己身后之时,他看到的却是另一只黑色的种子怪兽。鞭打古立特身后的那根藤蔓,正在空中不停地摇晃着。

【这种子怪兽到底要出现多少只才算够啊……!?】

听到裕太丧气话的古立特却好像从裕太的话语中想到了些什么。

多次出现的种子怪兽,能够变身成其他生物的冒牌货,并获得不亚于真货的力量。

将所有线索起来,古立特推理出了真相。

【……难道说,我们在这个世界应战的所有怪兽都是————】

古立特话音未落,黑色种子怪兽的身体便开始震动。

怪兽那蠢动着的身体,变成了其他生物的形状。

它变成的,既不是盖亚洛斯,也不是斯科尔班,更不是刚才古立特见到的拟态战神杰农。

而是古立特第一次应战的长脖子怪兽——古尔吉拉斯。

【果然!】

古立特他们,自从来到这另一个杜鹃花台为止,所迎战过的怪兽——全都是由这种子怪兽变化而来的。也就是说,这种子怪兽以各种各样的形态,与古立特进行了好几次战斗。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怪兽可谓是强大的威胁。因为怪兽的复活,要远比古立特等人所想象的更加容易。

并且,如果黑茜所说的“古立特越是在这个世界与怪兽进行战斗,那只怪兽就会变得越强”这句话没有骗人……那么,现在这只能够变化成所有怪兽的种子怪兽盖亚洛斯,说不定已经完成了最终进化。

古尔吉拉斯吐出拥有弹跳型的火球,古立特则是使出一记精湛的后空翻躲开古尔吉拉斯的攻击。

然后古尔吉拉斯,再次变化成其他怪兽的姿态。

这次变化成的是汞利。汞利毫不费力地释放出多根触手,触手们聚集在一起,死死地缠住古立特。

可是,当古立特开始拉扯触手想要挣脱触手的束缚之时,他手上的触感却迅速消失。

汞利瞬间变成了达巴迪丹,朝着古立特冲来。

从怪兽在战斗中的实际表现来看,它的这种特殊能力与其说是变态Metamorphose,不如说更像是能随机应变的变身Transform能力。

【变身才是这种子怪兽的本质……这家伙原来是变身怪兽吗!】

既是幻觉怪兽,又是变身怪兽——这就是怪兽·盖亚洛斯的真面目。

亲眼见识到怪兽真实能力的古立特摆出了战斗姿势准备迎击。

【古立特!】

古立特的身后出现穿梭者通道,圣剑从通道的门中飞出。是在将克处待机的圣剑前来援助古立特。

古立特圣剑如同威吓那般在达巴迪丹的身旁不断回旋,并迅速地飞到了古立特的手中。

【电击大斩剑!古立特圣剑!】

这只种子怪兽,拥有原来世界那些怪兽的数据。正因如此,种子怪兽和古立特与战神杰农不同,可以变身成原来世界的那些怪兽,并且外形和力量都与真货如出一辙。

虽然不知道那些数据中,是否也包含了失败的记忆——但是达巴迪丹在看见古立特圣剑出现后,就立刻变身成了其他的怪兽。

它变身为能够操纵拥有四只锤型足部的奇妙飞碟的怪兽,潜控魔。

潜控魔摆出跳伞般的姿势浮上空中,操纵起了飞碟。

【再让它继续变身成其他怪兽会很麻烦的!就这么将它一刀两断吧,古立特!】

【好!】

古立特背后的推进器全开,冲上天空,并以飞碟为踏板进行跳跃。

借助跳跃形成的冲击波,古立特在空中滑行,对准潜控魔挥下圣剑。

【网路……!】

【圣剑……!】

【终————————————结斩!】

正如圣剑所料,潜控魔又开始准备变身成其他怪兽,然而古立特在加速状态下使出的攻击让怪兽来不及回避,怪兽在速度这方面终究还是惜负于古立特。

潜控魔被圣剑笔直地斩断,在空中引发了大爆炸。

额头信号灯开始闪烁的古立特,就这么维持着圣剑斜劈怪兽的残心姿势落地。

(译注:残心,日本武道或技艺道的专有名词,亦可写作“残身”或“残芯”,指的是在完成相应的动作后,仍旧保持着原先的动作,身体架势与精神准备仍不松懈。)

可是,战斗并未就此结束。刚才那只倒地的斯科尔班,仍然还活着。

就在古立特靠近它的时候,斯科尔班突然急速起飞,拍打着翅膀冲上高空。

【又、又打算逃跑吗……。可是这次我们,并不是以飞行姿态迎战的……】

马克斯在此之前曾做出一个推测,那就是斯科尔班有着在遇见和自己一样拥有飞行能力的敌人后就会瞬间逃跑的习性……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圣剑叹了口气,他的疲惫已然掩盖不住。但他的歇息也只不过是一瞬间,圣剑很快就打起精神,向古立特提议道:

【我去和马克斯他们会合,对付那些小型怪兽。古、古立特也稍事休息吧。】

【抱歉……一切就拜托了,圣剑!】

可是,做出这种判断为时尚早。

首先,古立特消耗了大量的能量,影响了他的判断能力。

其次,他们是以“斯科尔班是会迅速逃跑的怪兽”这一前提与怪兽展开战斗的。

最后,因为新世纪初中生一行人仍在和斯科尔班μ群体作战的缘故,古立特所能感知到的怪兽反应来自四面八方。

多种原因叠加在一起,使得古立特遗漏了一项重要信息:斯科尔班其实并没有逃跑……而是依旧在杜鹃花台的上空飞翔。

古立特返回后,在他刚才所战斗的场所处,那道青白之光照旧浮现。

随后,那道光如同船舵转动那般,静悄悄地朝着斯科尔班飞行的方向飞去。

黑茜十分惊讶。她一如既往地在距离战斗现场很近的某座大楼上观察着古立特与怪兽的战斗,然而斯科尔班却朝她的方向笔直地冲来。

“————欸,为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斯科尔班一头撞上大楼的墙面。

遭到意料之外的袭击,茜下意识地捏紧了自己的袖口。而斯科尔班已如搭弓准备射箭的箭矢那般,从墙面上将自己的身体抽出,并借此获得冲向茜的助飞距离。

“……就连你,也要不听我的话了吗……?”